这下子,苏凉不是腿脚抽筋,而是脖子抽筋,但求速死……

先前,苏凉和苏纵的交集不多,有些外面的事情,听到的大多是传闻。其中有一则讲的是苏纵为了争天帝的位置,和其他世家闹翻的事情。按说苏纵如此精明,这种撕破脸皮的事应该做不出。所以,这件事几分真几分假暂且不论。只是,帝都的人把这事当天大的新闻传来传去,每个人说起来语气里多少都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都说,苏爷年纪轻轻就风光了这么多年,也该够本了,时候也差不多了。

其实,他们看不明白。倒也不能怪他们,若不是苏凉是苏家人,小时便认识了苏纵,更与苏纵的弟弟苏涵相熟,兴许也会和他们有一样的想法。苏爷到底有多少能力手段,没有人知道,但是苏爷显示过的手腕,却没有人比苏家人更了解。苏家,向来是以铁腕著称。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年纪轻轻便夺权成功的苏纵定然是比苏家任何人都狠。

这一点,苏凉深信不疑。

只是,之前他对苏纵敬而远之,也相安无事,但是现在……尤其是在那件事之后,他实在相安不起来。

苏凉的心猛跳个不停,他咽下口水,干涩地道:“苏爷。”

苏纵没有说话,慢慢睁开了眼,眼神中的那抹浓烈的深灰色几乎把苏凉刚刚鼓起的勇气悉数吓退。

苏凉不由得冷汗淋漓:“苏、苏爷……您要睡这里?”

苏纵难得和颜悦色地点了点头,没发火的征兆,连眼神都是柔和的。

苏凉僵在床上,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在还没发生那件事之前……苏凉和苏纵的感情当然算不得好,但也算不得太过生分。说来,在苏凉小时候的记忆里,苏纵是个温和的兄长。后来,他从帝都学院毕业,没有遵从苏家长老院的安排,而是毅然决然得进入军统护卫军。这一去就是二百年。百年后,已是军统首领的苏纵回到苏家,没有费多少力气和时间便完成了别人几百年才能完成的事情——把一众老头儿送去养老,年纪尚轻,便坐上苏家家主的位置。当然,事实也证明在苏纵领导下的苏家,声势长势皆是大好。

到那时候为止,苏凉对他自然是敬佩多过恐惧的。

那会儿苏凉还不知道他和额……苏涵之间的纠葛,只把他当做忒有本事的哥哥。曾经有段时间,苏凉在帝都学院遭人排挤,上课没有位置,考卷被人掉包,学校领导也不管不问,只会把苏凉当包袱,一个劲儿劝他退学。那个时候,也是苏纵主动提出帮他补课,苏凉虽算不得聪明,也着实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苏凉当时总结出一条原则,苏纵千万不能惹。

苏家当然是没有人能够比过他的,恐怕整个上界也没有。元老院那帮老头当家的时候,苏家几乎一年不如一年,在“三神”——三大家族里几乎垫底,要权没权,要钱没钱,有几个不孝子还在拉帮结派搞分裂,幸亏他们还知道看在先祖的份儿上不能撕破脸皮,只是在背地里搞小动作。但是,苏纵一上台,所有的牛鬼蛇神都变得老实本分,啥毛病也没有了。

只是,这原则虽总结的不错,苏凉自个儿却没能遵守……你说说,这不就是活生生的往枪口上撞吗?

“那个……苏爷,那您睡这儿,我去别的房间……”

其实苏凉这句话说的很昧心,谁会愿意好好得睡到半夜突然换床?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苏凉也舍不得他那暖得舒适的被窝啊……可惜,人总是需要有点良心的,对不对?尤其面对苏纵这种人的时候,客套话总是要说上一两句的==

虽然苏凉的神态不甚自然,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让苏爷这么盯着,估计就是苏家那些活了几千岁的老家伙,也自然不起来。

事实可见,高高在上的人总是凡人不能理解的。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半夜来抢别人的床,更不会知道哪一句话会冒犯到他。

苏爷还是清冷冷的,可是眼神中的柔和却暗淡下来,他轻轻拍了拍床边,轻声到:“小凉。不用了,我们一起。”

苏凉又是一惊。

他眼神又暗了暗,语气更轻:“躺下,小凉,你若是身上不舒服,睡不着,可以和我说说话。”

苏凉只听到“躺下”便“咕咚”一声,直直得躺下了。显然,他的身体永远动得比脑子反应要快。只是,执行之后惆怅不已,怎么在这人面前,骨气就矮了不只一分呢。

苏凉面朝上躺着,全身紧绷,属于“正襟危躺”。苏纵随意一弹指,屋内瞬时暗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突然变黑,眼睛不太适应,苏凉总觉得苏纵在往他的身边凑近……呵呵,绝对是错觉。

苏凉努力忽视身边人的存在感,不断做着心理暗示。只是,当他的指尖触到一抹冰凉的时候,才猛地回过神来。

怎么会??

苏凉猛的睁开眼睛,转头看向他,语气明显有些慌张:“苏爷,您,那个您的手……”

他仿若未曾察觉,转而道:“小凉,你应该叫我什么?”

叫什么?

苏爷,没有错啊。

苏纵又说:“小凉,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告诉你该叫我什么?”

额……不会吧,这位大神未老先衰了吗?

竟然回忆小时候?

默。

那个时候叫他什么来着?

好像是……

“……哥,哥哥。”嘴巴总是比大脑反应要快,唉,真是奴性难改。

苏纵“嗯”了一声,可能还顺势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苏凉的错觉,他突然觉得屋内的天气在回暖,有一股难以言喻的轻飘感,连心情都跟着轻松起来,几乎想要深呼一口气。

只是,那只紧握的手……

苏凉不自觉得又是一颤。

“小凉……”

“嗯。”

“你是不是怕我?”

“……”

苏凉郁闷:这还用问吗?您能告诉我有谁是不怕您的吗?如果真的有,那我绝对要去他门口烧柱香,愿上神保佑他,早死早超生……

“小凉,我……”他顿了顿,清冽的嗓音微微扬了扬,语调却更加轻柔:“我会保护你的。”

苏凉愣了,仿佛没有听懂。

苏纵的手握的更紧,甚至有些疼,他说:“相信我。”

苏凉哑然,完全搞不清状况,他有些心虚地说:“……苏爷,您累了。我、你快休息吧,要不我去叫姚伯伯?”他边说边坐起来,准备翻身下床。

……实在是太过混乱了。

苏凉有一个秘密,他曾经看到过一幕他死也不会说出去的画面。有关苏涵和……苏纵。

他和苏纵的交情不深,但是和苏涵却牵绊颇多。

当年,他曾经愤恨了很久。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与苏爷相比,他苏凉真的什么都不是。不管换谁来选,都绝对会选苏纵不选他。

如果苏涵爱着苏纵,而苏纵又对苏涵也有点儿意思的话,那么他们俩碍于嫡亲兄弟的身份,不能将恋情公布于众,难免憋屈到心理扭曲……这些苏凉都可以理解。

甚至说,苏大神因为苏凉之前对涵少爷抱有某种邪恶的心思,而采取任何过激行动,苏凉也会认命……毕竟电灯泡虽说随处可见,但像他这种脑子缺根弦的电灯泡,整天不怕死的往上凑,打扰人家俩有情人幽会,确实够可恶的。

总之,苏纵可以对他要打要杀,就是不该如此时这般……实在太诡异了。苏凉承认,他有些想逃跑的冲动。

苏纵爷拉着他的手,纹丝不动,稍稍使力,便让苏凉一个踉跄跌了回去。他本能得想要挣脱,却是徒劳无功。

这下子,苏凉怕了。

难道苏纵神经错乱了吗?听说有些先天灵力不足的天人,会偷偷食用禁药,以期望提高灵力。毕竟在上界,灵力就意味着地位、财富等等有价值的东西。但是,既然是禁药,必然会有副作用。它会侵蚀大脑神经,使得天人渐渐失去神智。

这种症状虽然和苏纵的表现相似,只是,他的灵力可不低啊,怎么会想到用药呢……

苏凉尝试和苏纵讲理,企图唤醒他的神智,只是说不了几句,换来的却是更牢固的禁锢。

唉。

果然是脑抽了。

苏凉顿然有种成了人肉抱枕的错觉,悲哀感袭遍全身。

大神啊,咱真不是小气咱的身体,只是,咱们怕您脑子里那搭错的弦突然灵光一现,恢复正常,恰巧记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那小的会不会被您挫骨扬灰呢?

……

苏纵身上有种青草样的清香,让人无故生出一股熟悉感,渐渐放松下来。

苏凉轻叹一声,耳边朦胧之中,似乎听到有人说:哦?你也姓苏,这样算起来的话,我是你的哥哥。……你这孩子真是乖巧。

语调轻柔,声音也很是熟悉,连带着周身亦是充满了亲切感。这种亲切的感觉,很是久远,仿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他叫他——

“小凉……路上要小心……”

小凉……

小凉……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