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他可能连你肚子里的这个都容不下。如果你跟我,我可以保证让你安然生产,之后再说我们的约定。”

“不可能。”苏凉再次拒绝。

苏涵暴力也好,喜怒无常也罢,至少,他是他爱过的人。苏家待他再差,也是养他几百年的本家。他无论如何都会待在这里,不会向外人求援。

章炎笑了起来,他突然伸手,抓住苏凉的头发扯到眼前,兴奋无比地盯着苏凉因为吃痛而流露出痛苦的眸子。

“果然好美。怪不得苏涵舍不得放开你,看看这双眼睛,再看看这皮肤……啧啧,即使生气也美得如此不可思议。”

“放开……”苏凉有些支撑不住。

“别,别躲开,让我好好看看你。”章炎还是那幅无害的样子,却有些疯狂地掐住他的下巴,强迫他看向他的眼睛:“我本来只是奉父命来和你谈谈,没想到你竟然是这幅样子……我可以对你说实话,我的家族如果想要继续坐这位置,就必须要有后。如果其他世家无后,那么章家,便是上界唯一合理的领导者,我的家族将世代世袭下去。这是何等的荣光?而我,想把这种荣耀与你分享。”

苏凉感觉到一阵凉意,像风透过肌肤直接吹到心脏上头。他在说什么?原来章家竟然打着这种主意!

上界,一帝三神五殿七宫,帝位是千年一更迭,有能者居之。这种制度,从上界之初,从未改变。但是,章家却……想世袭?

不可能!

“不,我……”话还未出口,便被堵住,章炎的舌头钻进他口内,霸道地吸吮他的津液,动情地说:“你注定是属于我的,这么难得的孕育之能,这么无与伦比的美丽。”他边说边轻巧地拉开苏凉的衣衫,肌肤骤然接触的冷空气令苏凉浑身一震。

“滚开!放开我!”

“怎么?你还没有被苏涵调/教出来习惯男人吗?还是说,你还想为苏涵守身?可笑,苏涵不过是需要一个生育工具,根本就不会在乎你被多少人睡过。”

“不。”苏凉还在挣扎,他指尖好不容易聚集起一道红色的光线,只是还未射出,便被章炎截断。接着,一记毫不留情的巴掌,甩在苏凉的脸上。

章炎居高临下,用指尖轻轻抿着苏凉唇角逸出的血丝:“呀,流血了,你乖一点多好,这样岂不是让我心疼。从现在开始,记住好好听话。过了今晚,你就是章家的人了。”

真是……变态。

章炎一边说着关切的话语,另一边却做着残忍的动作。

“不,不!不!不……放开我……你这畜生”,苏凉象受伤的野兽一样吼叫,可惜叫声却被封在强硬的吻里。苏凉的口中,还残存着另一个的气息,就在刚刚,苏涵还吻了他。

苏凉从不知道他有这么大的魅力,会引诱一个又一个强大的男人往他身上扑。过去,从没有一个人会爱他,现在,他相信也没有……那些人爱的不过是他繁衍的能力。

眼泪,从长长的睫毛上落了下来,苏凉感觉到耻辱,他活得为什么要这么窝囊。

章炎贪婪地在他的胸前流连,不时咬住他的锁骨,看到苏凉啜泣,便放松了禁锢:“你还真是个宝贝,怪不得苏涵把你看的这么紧,连苏爷都不让见。别哭了,我会对你更好的。唉,哭什么啊?怪不得能怀孩子,这么柔弱……”

软弱?

不,你错了。

哭不一定就代表软弱。

苏凉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情/欲,一道刺眼的芒划过章炎的眼眸。

怎,怎么可能还有灵力?

章炎下意识得凝聚力量去截断,却不想刀刃入肉的沉钝声突然在耳膜里清晰地回荡,瞬间,满目的鲜血染红了他胸膛。

竟然是……刀!

上界的人习惯性的动用灵力,却忘记了这种可以很容易用的藏匿起来,又可以致人死地的利刃。

“你!”章炎恼怒得看着苏凉从床上跳下,准备向门口逃。以为这么容易就死了吗?还想逃?

章炎气急败坏地伸出手指,定定得指向了苏凉……

那一刀是不可能夺去像章炎这种人的行动能力的,不过幸好,章炎的攻击也没有夺去苏凉的性命,但是,那种耀眼的红光直接射入身体,也足以让他当场疼晕过去。

这一下,又过去了好多天。他是被身体的疼痛唤醒的,肚子里的小东西闹腾得厉害,摸上去感觉腹部已经微凸,虽然外人还看不出来,但是苏凉已经再也不能忽视它的存在。

好疼……

苏凉挣扎着想坐起身来,却不想,更牵扯到身上的伤口,疼得他猛抽好几口气。

不知道是他命大,还是孩子命大,这几日来接连遭受数次折磨,孩子居然还能安然的睡在他身体里。只是不知道,这次躲不躲得过……

真的好疼……苏凉用力的掐着自己的手背,希望借由痛感延缓知觉的丧失,可是……

疼……

还tnnd累……

感觉有人靠过来,抚上了他的额头,那人指尖透着的冰凉让苏凉不适地皱了皱眉,不着痕迹地侧了侧头。又过了一会儿,感觉有药水滴在他的唇上,继而,那人喂他吃下几片药片。苏凉一直浑浑噩噩的,不甚清醒,任由旁人摆弄。

等到他再睁眼时,才意识到这屋子里竟然还有别人?!

他警惕得睁大眼,迅速侧身去把案几上的夜灯打开……这时,用“惊讶”不足以形容苏凉的心情,简直是“惊讶到爆”。

这,这个……这个……

谁能解释这个人为什么在这里,三更半夜在他房里?

这个人……

苏爷!

苏纵原本坐在窗边硕大的雕花木椅上,微扬着头,静静得望着窗外。一直到听见身后有动静,他才回头瞧了过来。见苏凉醒了,他神色未变,只是轻轻抬手,一点,屋里一盏盏的小灯便逐一闪耀起来。

苏凉由最初的惊讶,到恐慌,再到不安,心里七上八下的,一双眼睛又不敢盯着苏纵猛瞧,好分辨他是不是脑抽,或者被人冒充了,亦或是梦游……

苏纵还是记忆里的那幅样子,淡泊宁静。他身上穿的是素色的绸缎,灯光下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让苏爷向来平静到几乎无喜无怒的神情有了些暖意。他没说话,径直走过来,轻轻握了握苏凉的手心,然后转身,走出门去。

苏凉更纳闷了,这尊大神是来干什么的?

有点模糊的印象,他到苏涵的别院来了……难道,半夜来串门的吗?

他扯了扯嘴角,转头钻进了被子里,准备睡觉。此时,门外传来交谈的声音,虽说放的很轻,但是苏凉依稀能感觉到外面的人数并不少。

果然,过了一会儿,门再次被打开,一名侍从进来换熏香。苏凉恰好趁这个时候,观察了一下门外的动向。苏纵背对门站着,身边跟着的除了姚冶文之外,还有几位不认识的大夫,看样子有点儿像帝都为天帝看诊的御医。其中有一位,年纪明显大了,几千岁都不止,他没说几句就会歇息一会,否则,便会喘个不停。只是,任凭这名老大夫说说停停,连写带比划的,苏爷都好脾气的听着,甚至还能看出一点专心致志。他眉头微蹙,神色凝重,待谈话结束的时候,苏爷还对郑重的伸出手——那老大夫似是有些受宠若惊一样地双手握住苏爷的手掌,很是郑重地握了握。

……看来不太像串门的,难道是半夜会友走错门了吗?

正出神,苏纵回来了。苏凉愣愣得看着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干脆眼一闭心一横,装睡……

苏凉感觉他的指尖碰到了自己的眼角,流连,一直延伸到鼻梁、嘴唇,然后再往下,到下颚、脖子……苏凉心下一凛,难道他,他要杀人灭口??

就在以为他会狠狠得一指按下去,一了百了的时候,那只手却顺着脖子滑向胸口,一股股的暖流在周身回转,苏凉懒懒得舒展开四肢。

突然,苏纵说:“觉得好点了?”

苏凉一震,差点从床上滑下去,顿觉自己太过放肆了,不由得冷汗淋漓,硬是挤出一句话:“好,好……觉、觉得好点了,谢谢,苏爷。”

说完,在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真是奴性不改,吓成这德行。

“真的?”

“……当然。”

哪怕敢骗天骗地,也不敢骗您老人家啊==

苏纵没再说话,只是把手慢慢地覆在苏凉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似是安抚。苏凉哪敢再次放肆,赶紧抽回手,钻进了被子里。

半晌,没有声音,苏凉那个汗啊,腿脚僵硬几乎抽筋。

你说,这么一尊大神,怎么还不走呢?

没成想,又过了一会儿,苏凉感觉床的另一侧微微倾斜……苏凉回过头去,见苏纵只是除了鞋袜,连那一身柔软的绸缎都未脱,便直接躺了上来。

!!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