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报在苏凉的心里响起,他不自觉地猛震一下。

“害怕了?”苏涵问:“我只是怕万一被人打断了,你会怨恨我。”

真是,宁可有人打断……

苏涵轻松地掀开苏凉已经被解开过的衣服,将他胸前的两点嫣红的挺立含入嘴里,用齿尖来回地轻咬。电流窜过赤裸的胸膛。

唔。

“这次我可没有堵住你的嘴,你还是不叫吗。”让人痛恨的笑谑发自苏涵唇边:“哦,看来我该努力了。”他叹了口气,又占领了胸膛上的另一处敏感。口中火热的温度,刺激着樱首的四周,他仿佛故意一般,舌尖总在最叫人无法提防的时候掠过顶端,这种被人完全控制的快感让苏凉感觉到一阵阵的羞耻。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么……

“还真是敏感啊。”苏涵故作惊讶地说:“凉儿,难道你还不知道,怀了孩子的人会特别敏感,比迷/情咒还要有用。”他边说边更粗暴地动作,在苏凉白皙细腻的肌肤上咬出无数淤紫痕迹,也让他能感受的快/感更加彭湃。

“不……唔,住手!”

“说吧,说那个人的名字。”

“你,你……”苏凉声音有些沙哑:“你为什么非要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别说你不爽,你们都明白,你根本没有那么在乎我。”

苏涵一愣:“何以见得?”

苏凉忿然:“何必假装。”

苏涵笑了笑,表示苏凉的问题不值一提:“反正你也不会说,还提为什么做什么?与其回答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我更倾向于来一次酣畅淋漓的xing爱,我会尽量温柔一点。”边吐着诱人的气息,边将苏凉压到床上。苏凉惊恐地向后缩,腿却被苏涵用膝盖恶意地压住。

“放开!我不要……”

“你不是整天想要跟我上床吗?现在装出一副要死的样子,给谁看?”苏涵的笑容因为反抗而变得阴冷:“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我最讨厌你整天顶着一副欲拒还休的样子。要不把名字告诉我,要不我就做到最后。”动作随着语调的严厉而愈发粗暴,狠狠捏着苏凉的下巴:“没有人敢忤逆我!”

“疼……”苏凉被压得小腹疼痛,开始挣扎,苏涵却不在意:“你说我要是折腾你一晚上,这杂种还能不能撑得过?”

“你,你——畜生!”苏凉奋力坐起来,他骤然推开了压住自己的苏涵,但也招来一道红色的光——苏涵出手总是毫不迟疑,也毫不手软——苏凉顿时瘫软在床上,喘息着紧紧拽住床单边缘:“你不可以这样,它是我的……也是唯一的……”

苏涵再次压了上来,分开他的腿。苏凉非常尴尬,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合拢,被顶开的双腿还是无法重新合并在一起。苏涵已经开始解自己的裤子,如果他要后悔,只能是现在……

苏凉双手握成拳状,微微颤抖:“我……我说。”

“很好,”苏涵的的笑容是玩味的,象猫抓耗子似的:“真的准备要说了?不是骗我的吧。要说的话,你可要抓紧时间。我一旦进去,可就不想出来了,到时候你再说,那就没有用了。”

苏凉的双腿已经被打开,并且重重压向上方。灼热的硬物顶在他的入口处,苏凉浑身紧绷,屏住呼吸:“我不骗你,我说。”

苏涵没有立即进入:“我给你个机会。”

可是苏凉却觉得,苏涵的那活儿蓄势待发,现在暂停也不过是要耍他。他有种感觉,不管他说出了谁的名字,苏涵都会一鼓作气得闯进来。

上神,您帮帮我……

“别哭,凉儿,你哭什么。”苏涵看着苏凉枕边的眼泪,语气不由得柔软下来:“唉,凉儿,如今各大家族都没有新的后人诞生,而你肚子里的孩子又来历不明……任何人都不能生下不是苏家后人的新生儿,这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你明白吗?而且为我怀孩子,不好吗?我不喜欢孩子,却希望你能怀上我的孩子。”

只要是苏家的后人就可以了吗……

难道自己姓的是“苏”也不行吗?

苏凉在心里苦笑,是了,他不是苏家的人,即使他顶着如此光鲜的姓氏。

“涵爷,孟小姐来了。”门外适时的响起了仆从禀报的声音。苏凉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不管门外是谁,那都是神的使者。上神保佑……

苏涵没好气得说了声:“让那个女人滚!”

门外的人并没有因此而退下,他支支吾吾道:“还,还有苏爷。”

?!

苏涵的脸立时黑下来,和墨汁似的。

不过,任谁“箭在弦上”的时候被人叫“STOP”都会郁闷吧==

他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装,沉声道:“等我回来。”然后就推门,走了出去。

——*——*——*——

不速之客总是接踵而至。

“孟怀瑶?”苏凉看着打开门进来的女人,艳丽非凡,却用一种尖酸至极的眼光看着他。

“不错嘛!还活着。”孟怀瑶说。

“你来做什么?”苏凉又把刚刚穿好的衣服紧了紧,站得离门近了些。

孟怀瑶笑道:“呵!那么防备我做什么,我现在也知道,你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苏凉皱眉:“你……你什么意思?”

孟怀瑶说:“苏涵不爱你,也不爱我。”

呼——。

还当是什么事,这件事,苏凉早就明白了。

孟怀瑶说:“你就不想知道,他到底爱的是谁?”

苏凉冷冷的说:“不想。”

孟怀瑶冷嗤:“你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当年,涵不过是和我有了婚约,看你闹的……啧啧,整个帝都都翻天了。现在,他却有了爱的人……”

苏凉打断她:“别说了……是谁?”

孟怀瑶大笑道:“相信等你待会看见事实的真相,恐怕连问也不会问了。”

其实,苏凉还有个秘密。除了孩子的生父的性命之外的秘密……

他逃离苏家的那天晚上,第一反应便是去找苏涵。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逃跑是唯一的办法。他害怕,恐慌,又身无分文,且在帝都的名声甚为不堪。他去找苏涵,其一为了求援,其二是由于私心。他真的真的,想再看他一眼,最后瞧一眼,他所心爱的人。

可是,当他从后窗跳入,却不见人影。一路寻去,竟然听到他与那个人的几句对白,看到他们迫不及待扯开对方衣服,在宽大的沙发上翻滚。在那一刻,世界已经崩塌,化为灰烬。

是的,苏涵和那个人。

那个一般人都不敢提及其姓名的人。

淡淡的香水味飘来,孟怀瑶风情万种的靠近他:“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

苏凉想要摇头,可是想了想之后,他决定去弄清楚一切,被蒙在鼓里,他很不喜欢。随即,他点点头,随孟怀瑶出门。

“叩叩。”孟怀瑶来到一座小木屋前,敲了敲,门,无声的开了。她回过头来,对苏凉说:“进去吧。”

苏凉望着门口,门内没有人。

孟怀瑶有些不耐烦:“进不进去随你,只是本小姐的时间宝贵,你再不进去,我就要走了。”

苏凉抬脚,走了进去,他好像听到孟怀瑶在门外说:“果然会是这样……说的一点没错。”

苏凉回头,鼻尖却闻到某种诡异的味道,视线开始晃动,变黑。

陷阱!

苏凉猛地惊醒,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前倾,膝盖瞬间软倒。

有人从后面扶住他的身子,只是那人,他不认识……

那人把他安放在屋内的小床上,然后叼起一支烟,猛吸了几口,动作有些焦躁,脸上却带着温和笑容。他低头,打量着苏凉:“你好。”

苏凉头脑发胀,难受得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只是一点让你没有力气的东西而已,我没有恶意,也不想伤害你,你看,我都没有用灵力。”

“你抓我来,想要做什么?”苏凉的眼睛黑白分明,蕴藏着毫不信任的火苗。

那人修长的指间夹着燃到一半的烟头,没有理会苏凉的问题,他道:“我叫章炎。”

……管你叫什么,只是想问你要对我做什么?

等等,章炎?章?

那不是天帝的姓氏吗?

章炎点头:“我是天帝的独子。”

天帝的独子竟然也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莫非最近上界在走流氓化道路吗?

苏凉讽刺道:“天帝的独子请我来做客,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之至。”

……

章炎倒是不介意,他说:“凉少爷,我请你来是有事相求。”

苏凉全身绷紧,谅他说不出什么好话。

章炎笑得一点危险性也没有,他指尖上的烟快燃到尽头,便站起来转身,把它按在桌面的烟灰缸里,说道:“我想请你为章家繁衍后代,不需多,我只求一个男孩。”

空气中弥漫的烟味中燃烧着苏凉的渐渐升温的怒气。

为什么这里的人一个两个的都在打他孩子的主意。

“不可能。”他断然拒绝。

“别急着拒绝吗,”章炎欣赏着苏凉气愤的表情:“你在苏涵这里,他也一定会逼你为他生孩子。”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