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什么帝都政治力量分布的事情,苏凉不清楚,他见不得顾谨容伤心,又问:“你身上的毒?”

“这个倒是好多了。”

“真的?”

“嗯。涵爷不虐囚。”顾谨容调侃道。

谨容的毒好了,谨容没有受他连累。

苏凉的心情稍稍好了起来,不管苏涵怎么说狠话,还是给谨容解了毒……也并不太坏,至少,他并没有像他说得那样把顾谨容剁了喂狗。

苏凉问:“谨容,这是哪里?他把你拘禁在这里吗?”

顾谨容说:“拘禁倒也谈不上……这里是涵爷外城的别院之一。”

恩,苏凉猜对了。

他继续说:“现在这里住的都是涵爷的男宠。”

噗——!

“怎,怎么可能?!”苏凉惊得目瞪口呆。

顾谨容道他只是误会了:“不是,我不是。我只是不被允许离开,如果擅自离开,肯定会给家里惹麻烦的。涵爷让我也住在这里,羞辱的成分更多一些。”

不,不是因为这个。

苏凉惊讶的是苏涵竟然有男宠?

他,他他不是不近男色的吗?

说话间,顾谨容端来花茶,苏凉喝了,又聊了一会儿。时间仿佛又回到那平和稳定的两年,一扫连日来的黯淡悲伤。

苏凉说:“谨容,谢谢。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过……改天等我们能出去了,我请你喝酒。”

顾谨容一笑:“好。这都快正午了,你想吃些什么?”

“你自己做饭?”苏凉问。

“当然,这里是暖房,后面有个小厨房,大概是以前给花匠们用的,如今暖房荒废了,那里也没有人用,正好方便了我们。”

“不了。”苏凉摇头:“太麻烦你了。”

顾谨容说:“不麻烦的,鱼汤可好?这鱼是我今天刚刚领来的,还很新鲜。”

“额。”苏凉脸色稍微一变,说:“还是不用了。”

顾谨容诧异:“为什么不要?不想吃?”

苏凉正不知如何作答的时候,有人代他回答了。

“因为他从小就不吃鱼。可惜啊可惜,我说顾三,你怎么能只扮了十分钟的好情人就露馅呢?你对小凉儿一点都不了解,说什么你爱他?”声音冷冷如水又含着怒气。

完了……

苏涵……

顾谨容表情一滞,看了正踏进门的苏涵一眼,没有行礼,转向苏凉道:“对不起,,凉儿,我一时忘记……”

“对,对。”苏涵却挑衅一笑:“你顾大少爷被毒药毒坏了脑子,当然忘记了?”

“你——”顾谨容脸色发白,却没有下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确实是至理名言。

苏涵没有理他,而是对苏凉说:“你怎么出来了?”

苏凉低头:“……随便走走。”

苏涵冷笑:“随便走走就走到顾三这里了,你们俩还真是有缘啊?”

任谁都能听出苏涵说这句话时咬牙切齿的味道。

苏凉不想给顾谨容惹麻烦,赶忙告辞,可是,还是逃不脱被苏涵扯着衣服后领拖回去的命运。

“放开我!”苏凉怒道。

“你的胳膊上有伤,别乱动。”苏涵老神在在的回答。

“苏涵,你到底要做什么?放开我!”

兴许是苏凉挣扎的太过厉害,苏涵也不是好脾气的人,他一把把苏凉推到了楼前的草坪上,然后压了上去。青草的味道淡然而优雅,溢满了苏凉的嗅觉。

苏涵说:“凉儿,顾三应该已经告诉你这里住的都是些什么人?”

苏凉一愣,听苏涵继续道:“没错,这里都是我的男宠。”

苏涵凑在他耳边问:“你知道我们经常在这片草地上做什么吗?”

苏凉白了他一眼,你们做什么我怎么能知道。

苏涵说:“做/爱。”

腾。

苏凉的脸红了,苏涵哈哈大笑道:“就差这么点路程你都等不及了,想让我在这里要了你?我昨天没有碰你是怕你身体虚弱,承受不住,可是,如果你主动要求,我也就不客气了。”

苏凉愤恨道:“谁主动要求了?”

苏涵高高在上得笑道:“凉儿,我会狠狠地压倒你,然后粗暴地做到最后。让你哭,让你求饶。”

苏凉不相信:“你,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苏涵满不在乎:“当然是说真的。”

苏凉满脸涨红:“你,你……真是无耻。”

“怕了?”

“……”这不是怕的,是恶心的好不好?

苏涵道:“怕了就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如果你再反抗,我就在这里强x你,然后杀了顾三,你信不信?”

苏凉的脸一白。

苏涵说:“小凉儿,你是聪明人,别挑战我的耐性。你知道的,那种优良品质我一向没有。”

当他们回到卧室的时候,苏凉发现屋子里沾满了人。他们齐刷刷的对苏涵行礼,道:“苏爷。”

苏凉莫名得有些紧张:“他们是什么人?”

苏涵说:“大夫。”

……

虽说是大夫,但是苏凉熟悉的姚大夫却并不在其中。

不,不不,不能让他们检查。

为首的一人向前一步,鞠躬道:“凉少爷,请您躺下,解开衣服。”

“不,不要。”苏凉头摇的厉害。

“你怕什么?”苏涵说:“他们比姚冶文要专业的多,他们来给你检查身体,确定胎儿的情况,让你放心。”

然后,顺便测试一下这个孩子属于谁的骨血。

苏凉心里像明镜儿似的,他说:“不,我不要,你让他们出去!”

苏涵不耐烦的伸手拽开苏凉的腰带,平放在床上,苏凉连象征性的抵抗都还没有做,就只能任人宰割。那群大夫围了上来,为首的那名伸出食指。

又是,粉红色的光晕。

苏凉咬牙,待他还来不及诅咒这冰冷的折磨的时候,羞耻感接连而来,那些大夫,竟然解开他的衣服,直接触及到他的小腹,还有越来越往下的趋势。

苏凉吸吸气,坚决不让自己显得有丝毫软弱。只是,冷汗涔涔,这种亲缘测试,虽说不会伤害被测者本身,但是屡次测试失败,还是能令被测者虚脱。昨天一个苏涵已经把他折腾得够呛,今天来了这么多……

苏凉感觉已经到了极限,用尽全身的力气,也克制不住下腹的绞痛。

“出去,你们都滚出去!苏涵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折磨我!”

大夫们动作一滞,大概没见过敢这么骂苏涵的人,为首之人说:“您不能动,胎位不稳定,您好好休息。”

休息?

疼成这样,他能休息的了吗?

苏凉骂道:“滚!别碰我。我怀它两年了,都没有不稳定,你们想骗我吗?滚,我不许你们碰我的孩子!滚!”

“可是,涵爷,这个……”

苏涵自始至终挂着戏谑的表情,嘴角却是冷淡的渗人,只是一个眼神,屋里的大夫都悄然走了出去。

苏凉望著他,他也望着苏凉。

“呵。”苏涵先笑了,他说:“他们是测不出这孩子的血缘的,我是故意的。”

是的,他当然是故意的,他就是明摆着折腾他。

苏凉的眼里几乎冒火:“苏涵,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涵皱了下眉毛,像不满意苏凉的表情:“我想要做什么?我就是看你怀了别人的孩子很不爽。”

看着苏涵靠近,苏凉本能的后缩,后背抵上了墙。

苏涵看着苏凉的眼睛说:“知道吗?我哥今天催我回去,还是为了你的事情。凉儿,你也知道最近几百年上界没有新生命的诞生,你肚子里的孩子对于整个上界来说意义重大,但是为什么?你怀的不是我的孩子,而且,你还不肯告诉我这孩子是谁的。”

苏凉闭上眼,扭过头,不去理会他。

苏涵说:“你不说也好,错有错着,我就让你怀上我的吧。”

呼吸一窒,苏凉猛地睁开眼:“什么?你说什么?”

苏涵用目光巡视着苏凉的腹部,这目光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既然你能怀孩子,又没有人知道你的孩子是谁的,那我就把这野种打掉,再让你怀上我的。”苏涵说:“不就是再把你关两年嘛,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等,凉儿,这个方法怎么样?”

像是有一把大锤砸在了苏凉的心口:“做梦!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孩子的。”

苏涵脸上的笑容在一点点得消失,面孔冷然:“我做梦?小凉儿,既然你想要和我玩游戏,那我绝对奉陪。不过,你要记住,这场游戏里,坐庄的永远不会是你。”

言下之意,你就是一被玩的命。

苏凉气急,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杀了他,没有人可以伤害他的孩子。哪怕是最软弱的人,一旦有了孩子,就会变得有勇气,敢和任何想伤害他孩子的人拼命。

苏涵自顾自的道:“别不服气,你乖乖的,我会对你很好的。生我的孩子,总比生出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要好吧。”

苏凉恶狠狠的说:“滚!”

苏涵笑道:“你现在让我滚,一会儿就该求着我进来了。”

“……”

苏涵挂着蛊惑人心的微笑,关上门。然后“咔嗒”一声,落上了锁。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