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

逼供就逼供,你搞得这么暧昧做什么?

苏凉在心里吐血,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你刚刚不是用灵力测试过了吗?怎么还要问我?”

“我知道不是顾谨容的。”苏涵的手抚摸过他的腿部曲线:“你没有骗我。对不起,我刚刚不该怀疑你……”

苏凉没好气得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苏涵有些恨恨得道:“虽然知道不是顾三的,却查不出那个该死的男人是谁,你不会是被哪个老家伙强了怀上得吧?”

苏凉……无语。

“还是不说吗?凉儿,说吧。你心里藏不住事情的,说出来,你就轻松了。如果要我逼供,你会受不了的。”

苏涵咬住了苏凉的耳廓,仔细的描摹亲吻,手滑过腰际,吻得投入而迷醉。

只是,这却迷惑不了苏凉。

说出来?

……他就离死不远了。

只是,他心惊胆战地发现,某人的手已经滑到了大腿根gen的……内侧。拜托,不要这样暧/昧地摸那个地方……

那种脆弱的地方被反反复复得触碰,让他所有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苏涵不愧为情场老手,那种若轻若重的手法,渐渐唤起了隐藏在他体内的火热。

苏凉咬紧牙。

不是就是直接/插/进来吗?疼一点就疼一点,忍忍就过去了。

总之,不能说。

“还是不说?”

“……”

“凉儿,你还是这么可爱,我突然不想让你这么快就招了。你可要坚持住奥~”

这……这是什么意思?

苏涵信手拿起枕上的丝绸枕巾,塞到苏凉口中,把他翻了个身。然后……

?!

湿热的口腔忽然包裹住敏/感的器/官。火/辣辣的唇/舌,扫过脆弱的顶端,刺激得他几乎打个寒战。

呜!

不要……

舌头强硬地展开器/官的褶/皱,布满神经的地方感受强烈。苏凉已经两年未碰情/欲,此时刺激过度,却发不出丝毫声音。他不知道苏涵想怎么样,也不知道他下一步准备做什么,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苏涵疯了。

苏凉是离开了两年,但是他没有失忆,他不会忘记,苏涵他……他是不碰男人的!

是的,苏涵有很多宠妾,却都是女子,无一例外。

这也是当年苏凉死乞白赖得要跟着苏涵进府,苏涵却连个白眼都懒得施舍给他的原因。

当然,他和苏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关系。只是,那是仅有的一次,还是在酒醉之后……

那一次,苏凉被整得惨兮兮的,苏涵完全把他当做女人搞,弄得他痛苦不堪,不到一半就晕了过去。

那么,今天,苏涵竟然在为他……

他哪曾享受过这种待遇,欲/望明显已经抬头,又被重重舔了一下,不期然,顶端开始渗出透明液体。苏涵轻轻吹了两口气道:“呵,还真敏感,准备要说了吗?”

他的嘴被塞住了好不好,说,用什么说?!

苏涵一笑:“不用腹诽,你可以不用说话,点头和摇头即可。”

……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苏涵说:“凉儿,我说过你藏不住事情,你心里想的都表现在你的脸上。”

……

苏凉大囧,闭上眼,彻底变成尸体。

苏涵弹了弹苏凉那同样失去生机的敏感部位,阴恻恻道:“没关系,你要是再不说,我就去告诉我哥。我就不信了,这帝都上下还有比我哥灵力高的天人存在,他来一定能测到是谁。到时候,你再想说可就晚了。”

……

苏涵本是无心之言,可是这一句话让苏凉顿时面色苍白,他看向苏涵,拼命摇头。

苏涵奇怪,放开了他的双手,又扯下他口中的方巾,问:“你说什么?”

“……不行。”

苏涵没有听清:“什么不行?”

“我说不行,不能告诉你哥。”苏凉一个字一个字得说道。

“小东西,你还是那么怕我哥。其实我哥这人看起来冷冰冰的,却不是不讲情面的人。你是苏家的人,而且是我的人,我哥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更何况,你这么维护这个孩子,他也不会强迫你做不想做的事情。”似乎从知道这孩子不是顾谨容的时候起,苏涵就变得有些通情达理了。

“不行。”苏凉断然拒绝。

“你看你就是这么倔,我哥他吩咐我找你很多次,他也是关心……苏凉!你怎么了?”

苏凉的脸色突然苍白得吓人,摇了摇头。

他有一个秘密,也是他心里最隐秘的伤口。

他不能说,也不能冒险被人猜中,如果让那人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苏凉再清楚不过了。

苏爷是何等人物?

如果有人被他温柔的表象骗了过去,认爲他这人温和谦雅,那就情等著好看吧……往事如快镜头迅速闪过,任凭苏凉再坚强,此刻也不由微微颤抖,闭上了眼。

一片沉默。

“我看不如这样,你告诉我这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便不把这事告诉我哥。”苏涵适时抓住苏凉的把柄,威胁道。

“凉儿,来,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

“……”真真是奸猾小人。

“你说不说?”这小人还不是个好脾气的。

“如果你答应我不告诉你哥,我便告诉你。”苏凉说。

“成交。”苏涵直截了当道。

苏凉原本只是随口说说,没成想苏涵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在心里吐血:说出来是死,告诉你哥也是死。左右都是死,我还有什么好选择的?所以,他不冷不热,真心诚意得说:“这不明摆着?当然是我的。”

苏涵很满意的坐下,好整以暇地问:“谁?”

苏凉一脸真诚地回答:“我,孩子的父亲是我。”

……

苏涵的声调陡然升高,语气异常危险:“你耍我?MD,因为你有孩子,所以我忍着不打你,可忍了你一次又一次,你TM以爲我这麽好性儿的麽?”

苏凉感觉眼前忽然天旋地转,他甚至没想出来苏涵是怎麽扭住了他的手腕,所以也根本无法知道为什么才一眨眼自己就被翻过了身体抵在了墙上。他全身赤裸,墙壁又异常冰冷,不一会儿,身上就浮起一层一粒粒的小疙瘩。

苏凉认命的闭上眼睛,看来这顿打是逃不过的。

打吧。

这么多年,他被讨厌习惯了,也被打习惯了。

难道他真的命贱吗?情愿被这样对待了几百年?

打吧。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只要……只要不打死他的孩子就好。

可是,他等来好久,预料中的拳头却没有落下来。感觉苏涵贴近他的耳朵,轻声说:“一点儿都没变……性子还是那么倔。”他边说边贴得更近,鼻息吹到了颈子上,苏凉打个哆嗦,觉得背上的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你那么怕我做什么?看你抖的。”苏涵低声说:“放心,你有了孩子,我不会打你。但是……”

苏凉竖起耳朵,直觉他即将要说出口的不会是什么好话。

“信不信我总有办法让你说出来?信不信我现在就派人去告诉我哥……”

果然。

苏涵话音方落便作势要起身出门,苏凉赶紧去拉他的袖子。许是内心慌乱,有许是动作太过仓促,一不小心滚落床下。脑袋磕在柜子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苏涵始料未及,抱起跌落在地的苏凉,轻笑:“凉儿,看把你吓得,你若是不愿意,我不告诉我哥便是。只是你做什么那么怕他?”

苏凉自然不答,奇怪的是,苏涵竟然未再追问。

按照那家伙平时霸道的性子,能做到这样实属不易。当然,他不逼问苏凉,不代表他不会自已去查。不过,在这一刻,苏凉确实对他满怀感激。

听清楚,只是“这一刻”。

因为,下一刻,某人再次旧事重提——“但是,你必须告诉我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

狂吐血。

苏凉就纳了闷了,我的孩子关你苏涵什么事?是,我苏凉一直爱你,被你唾弃,也死赖着你。可是,这构不成让你死咬着我不放的理由。他心里这么想,嘴上便直接问了出来:“你为什么非要知道?”

“为什么?你怎么还问为什么?”

“当然。孩子不是你的,你操什么心?”

“你说什么!”

“我说我的孩子我自己负责,不需要你操心!”

苏涵脸黑了,他猛地拉过苏凉,不顾苏凉的奋力反抗,吻如暴风雨般落到他的颊上唇边,半晌,两人都被折腾得气息紊乱,呼吸急促时,他才从苏凉的颈间抬起头,两眼闪闪发光,意犹未尽:“你不是问为什么吗?这就是答案。”

苏凉愣愣的,苏,苏涵今天这是怎么了……

在他的认知里,苏涵是恨他的。

想当年,还是小孩子的两人感情还算不错,可是年龄一大,苏凉就搞不懂苏涵了。

苏涵有个眼高于顶得哥哥,不过人家那是心里高傲,面上还是温文尔雅、和蔼可亲的,而苏涵的“傲”则是表现在脸上。

大概从离开苏家去帝都学院上学开始,苏涵便很少和苏凉有肢体接触,只有在十分必要的场合,才会对他笑一笑,牵一牵手。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