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笑容阴沉可怖,配上那两道做惯发号施令者,凌厉无匹的眼光,苏凉顿觉得背上发寒,勉强笑道:“苏涵,你答应给我两年时间,到时候……”

“告、诉、我、让、你、怀、孩、子、的、男、人、是、谁。”

苏涵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每个字都象是一把大锤,带着千钓的怒气,敲打在寂静的深夜里。

事态仿佛有些失控。

苏凉不明白,苏涵这般执着所为何?这般恼怒又是为何?

他本能地向后缩,笑容有些僵硬:“苏涵,你这么愤怒做什么?你就不怕我会误会,误会你爱上我了,然后继续痴缠你吗……”话还没说完,苏凉的手腕便象被铁圈箍住一样,落入了逼上来的苏涵右掌中。苏凉本能得闭上眼睛,可是,拳头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落下来。苏涵咬牙切齿道:“别和我拐弯抹角。说!孩子是不是顾三那个混蛋王八蛋的?!妈的,他竟然敢碰你,老子剁了他丫的!”

苏凉原本在惊讶,真看不出苏涵这家伙两年之内灵力精进的如此之迅速,别说挣脱了,就是连移动分毫都不可能。可是,待他听懂苏涵话中的意思,不禁哑然失笑。

他究竟在在意什么啊?

在意自己当然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苏涵觉得自己的“狗”被别人上了,没了面子。

苏凉自嘲的笑:“我不过开个玩笑,你恼什么?我知道全天下你最恶心的就是我了。好好,好,别激动,我说就是。虽然我不能告诉你孩子谁的,但是我可以明白得告诉你,这孩子不是顾谨容的。”

苏涵挑眉,并没有因这句解释而神色稍缓,而是继续逼近苏凉:“哦?是吗?那这种儿是谁留的?”

苏凉暗吃了一惊,预感到危险的迫近,再也笑不出来:“苏涵,你……”

“说!”

成功刹到苏凉得不是他嘴上说出的这个字,而是他边说话边做的举动。小腹突如其来的一痛,让苏凉眼前一黑,额头立时渗出一层汗珠。

苏涵冰冷冷得说:“放心,我不打你。但是,如果你不实话实说的话,我会立刻让你肚子里的野种消失。”

一直在门外紧张得看着屋内动向的姚冶文再也坐不住了,他冲入屋内,试图阻止苏涵疯狂的举动:“涵少爷,您不能这样做。上界已经多久没有新生命的诞生,您比我更清楚,您不能这样轻易的杀死……”

苏涵连回头都不曾,一幅懒得理你的嚣张样子。

他说:“姚伯,我敬重您,但是这不代表您可以干涉我的事。听说最近您的养老金攥得差不多了?”

姚冶文脸色变了变,苏涵这句话决不是善意的问候,而是直接了当的警告——如果不想提前退休就最好闭嘴。他只能担心得看了苏凉一眼,继而推门退出去。

苏凉定了定神,看向眼前沉着脸的冷峻男子,甚至有种这不是苏涵的错觉。虽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看起来象濒临爆发的火山,可聪明如苏凉,还是小心地不去点燃。

苏凉在心里计较着:诱骗他上前,然后有样学样得将他打昏,不知是否有效。

“我劝你不要试。”苏涵明明不会读心之术,不知为何却象察觉了苏凉心中所想,冷冷一笑,“或许你还不知道,你现在住在我的宅院,里里外外都是我的人。想跑?你忘记顾三的狗命了吗?”

苏凉倒吸一口凉气。此时此刻,说不紧张是假的,怀着孩子,住在不知名的地方,身边又是一个样样都比你强上百倍,还心思诡异,满腹怨毒的男人。

“苏涵,我知道你恨我,我曾经想杀死你的未婚妻,孟怀瑶。显然,眼下这种情况,是你报复的最佳时机。如果你想出气,尽可以打我一顿。我现在是你的监下囚,只要你说一声想,我决计只有认命的份儿,也不会有人来救的。”苏凉老老实实地看着他,“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你看在我们曾经……曾经是兄弟的份儿上,下手轻一点,放过孩子。”

苏涵冷笑,光影浮闪过他线条分明的侧脸,帅气而危险。多优秀的一个男人,可惜心眼却太小了一点。“打你?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苏凉别过脸,没有说话。他心中疼痛,如果不是为了孩子,打死他也不会说出什么“曾经”之类的话。他和苏涵没有曾经,有的只是主人和狗的过往,充斥着施舍和鄙夷。

幸好,已经分开两年,一切都过去了。

苏涵顿了顿,笑道:“好,我不打你。我给你两种选择,其一,在我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之后,我放过这孩子,毕竟他也算是你的孩子;其二,如果我不爽它的老爹,那我会帮你打掉这杂种,让你怀上我的孩子。你选吧。”

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要做什么?

不要!

苏凉脸色发白,想要努力自救。只是,无论他说什么,怎样说,苏涵都象是充耳不闻一样,理都不理。他的指尖积聚起一股淡粉色的荧光,直接一指指向苏凉的小腹。

寒冷,钻心的寒冷。

苏凉不自觉地蜷缩起身子,用力得吸气。如潮水般的寒冷席卷而来,隔断了他与外面的世界。腹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打转,然后慢慢的流失,离去……

不要!苏凉身体内能勉强对抗的灵力在缓慢而持续地消耗,临近枯竭。他头脑发昏,胸口发闷,几乎窒息。

也就在这时,苏涵停下了动作。

“咦?”他狐疑的盯着自己的手指猛瞧,怎么会没有反应。这说明那孩子另一位父亲的灵力远在他之上,只是,这怎么可能呢?整个上界,在他苏涵之上的人屈指可数。而且那些人不是年迈,就是不问世事,他们怎么会和苏凉扯上关系?

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孩子确实不是顾谨容的。

苏涵的郁闷稍解,他看了看在床上缩成一小团的苏凉,俯下身,右手抵在他后心缓缓地输送灵力。

唉……

苏凉犹如脱水的鱼,缓缓睁开眼睛,在这一瞬间,他甚至以为看花了眼。苏涵唇角微微挑起,眼神中充满着得意,他道:“看来,顾三那呆子还算命大,还能留着命再多活两天。”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苏凉的呼吸渐渐平顺,苏涵才放开他。然后,自然得宽衣解带,翻身上床。

“你……你做什么?”苏凉警惕的向后挪动身体。

苏涵瞪他,伸手将他拉入怀中:“别动,睡觉。”

“喂!这是我的床,你涵大少,不对,涵爷怎么会没有地方休息,要和我这监下囚挤一张床。”

苏涵面色变了几变,最后又重新定格回恼怒:“为什么……你不知道么?”

“不知。”苏凉冷淡地推开他的身体。

“好,好,你不知。”苏涵冷着脸,手径直伸入被子里,覆盖在苏凉下半身的重要器官上,即使隔着柔软的长裤,苏凉也能感觉到那只手掌散发出的热度。这通常预兆着什么,苏凉咬牙,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苏涵示威般的加大手上的动作:“两年多没碰过你了,突然有点儿想念那种滋味。怎么样,告诉我孩子是谁的?嗯?”

然后,拉下了他的裤子……

这里是苏家的就诊室,他竟然打算在这里做那种事……苏凉顿时尴尬得满脸通红,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禽兽!”

“呵。”苏涵没有任何被骂的愤慨:“准备说了?”

不能,绝对不能说。

苏涵的手指划过前端,然后绕了一圈,缩回到他的大腿根部游弋。苏凉还以为他打算放弃了,没成想,身上一凉,盖在身上的被子被他完全扯开,苏凉被褪去裤子的身体就这么直接的暴露在某人的眼前。

苏凉愣了,他赶忙去抢被子,却被苏涵先一步扔到了床底。苏凉气得颤抖,可惜灵力的差别在那里摆着,忍气吞声绝对比反抗来得好。他趴在床边,捡落在地上的被子,只是,刚刚摸到被角,就感觉苏涵从后面欺上他的身体。

“逃出去两年倒变乖了许多,你主动的样子还真是不错。”

“你,你起来!”

“不。”

苏凉那身柔软贴身的衣服被撕下来扔到床角,苏涵忍不住惊叹苏凉的身体曲线,真的很美,比所有他曾经见过的任何人都美,他忘不了。

两年了,他俩一别就是两年。在这两年期间,苏涵的床伴虽然不断,入府的宠妾也一个赛一个得漂亮,只是,在他拥抱过苏凉之后,他对其他人的身体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满意。

而且……

心里也有点儿填不满似的感觉。

“凉儿,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允许你再逃跑了。”苏涵向里侧轻轻一翻,把苏凉带到了床中间,依然把他压在身下。他抚摸着苏凉白皙柔润的肌肤,动人的曲线,低头亲吻他优美的如同天鹅一般的颈项:“告诉我,那孩子的父亲是谁?”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