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得苏凉整个人撞到了墙壁上,“嘣”得一声后慢慢滑回床上。

苏凉悄悄地用手护着小腹,防备得注视着苏涵:“……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

苏凉点头:“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涵少爷你还想怎么样?”

他了解苏涵的个性,这家伙就是这个德性。

火爆脾气,小肚鸡肠,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会被起这么个名儿——涵养的“涵”?

苏家那群老头子集体脑抽了吗?

苏凉瘪嘴,他确实杀了人、迷倒守卫、逃出苏家,但是,这和苏涵有什么关系?

他和苏涵,到底能扯上什么关系?

一来他算不上苏涵的宠妾,二来,这人极好面子,应该也不会承认自己是他弟弟。

苏凉耸肩,真的只是路人和路人的关系罢了。

他什么也不欠苏涵的。

可是,苏涵却算不清这笔账,他勃然大怒,吼道:“我想怎么样?我倒是想问你想怎么样?小瑶从小和我们一起长大,她也算是我们的妹妹啊,你怎么能下得去手?而且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声不吭,竟然和顾三跑了?!你,你脑子里到底都装的是些什么?”他边吼边扯着苏凉的领子摇,指关节都握到发白:“凉儿,你为什么总要给我惹事?昂!你他妈惹了事还不来找我,没我,谁稀罕给你擦屁股!”

苏涵扯着嗓子吼,尾音因暴怒而有些裂音。如果其他人看到这个样子的苏涵,一定会吓到胆寒。他是苏家年轻一辈中数得着的才俊,现如今的帝都,他跺上一脚便是一个“天坑”。不管怎么说,他算得上个狠角色。

但是苏凉了解他,比其他任何人都要了解,苏涵这个人嘴上吼得越是厉害,心里越是没有那么多恨意。相反,他的声音越是平静,脸上越是没有表情,就代表他恨的越厉害,使得手段就越狠。

苏凉抹了把嘴边的血迹,说道:“小瑶何止是你的妹妹,她是你的心头肉,而我,则是你的眼中钉,肉中刺。涵少爷,苏凉何德何能劳您挂心?我是您什么人?别说我没事,我就是有事又怎么敢劳烦您?”

苏涵眼中神色一凛:“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是我什么人?这还用问吗?你是我的人!”

苏凉冷笑:“涵少爷,您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不是,也不配是。当年,我死皮赖脸的住进您的玉函阁,是您把我扔出来的,是您亲口说,我连给您做个男宠都不配。”

“你——”苏涵的脸黑得像墨汁似的,他扬手又想抡人耳光,可是一看到苏凉唇边未干的血迹,他又硬生生得把手给收了回来。他尝试深呼吸了几次后把语气放软道:“你是我的人,就算你不承认,那也是事实。”

唉……

这种话,苏涵时常挂在嘴边,但是绝对没有丝毫与情爱有关的意思。曾经他就傻兮兮得相信了,屁颠屁颠得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打转……

直到现在,苏凉才总算明白,苏涵和他的关系就像小孩子与玩具,时时刻刻要记得标记他的所有权。哪怕他对这玩具没什么兴趣,宁可扔在箱子里压箱底,也不允许别人碰。

苏涵就是那个小孩子,真是幼稚到令人头疼。

苏凉说:“算了,我不和你争。一命抵一命,我杀了孟怀瑶自然会还她一命,给孟家一个交待。但是,现在不行。我需要一段时间……不会很长,只是现在我也说不准准确的时日,总之,最多不会超过两年。这也是我出走的原因。”

苏涵皱紧眉头:“时间……为什么?需要什么时间……你究竟是怎么了?”

苏凉别开脸,懒得解释:“涵少爷,你只是需要把我交出去给孟家一个交待。所以,你只要知道我不会连累苏家就够了。”

“混蛋!”苏涵一拳打在床头:“你胡说些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把你交给孟家!至于小瑶,她被我哥救下,早就没什么大碍了,你别担心。”

苏凉脸色咋白:“你哥他……救了孟怀瑶?”

他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孟怀瑶会不死。

苏涵讥讽得笑:“你这句话是真心希望小瑶生,还是希望她死?我劝你还是现实一点,不管小瑶是生是死,我都会和她结婚。不要再搞什么小动作,更别再耍脾气,你知道,我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他说的每个字都刺进苏凉的心里,苏凉死死地抿着唇,小腹开始隐隐的疼痛。

TNND,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是啊,你爱的是那个女人,那个有着极好家世和姣好面容的“纯血统”女人。而我,不过是赖在你身边不走的,肮脏下贱的,对你抱有邪恶想法的半种。当年那么喜欢你,费尽了心思去追你,什么脸面早已丢到外星上去了,结果呢?换来了什么呢?

换来了你要娶妻……

换来我不过是你身边的一条狗……还是杂种的那种。

是的,我早就知道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不需要你提醒。

我……我怎么敢和你耍花样,我真的放弃了,真的……我真的只是想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

苏凉看着苏涵走过来,坐在床头,倾过身,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正对着他的眼睛。苏凉看着苏涵近在咫尺的脸,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熟悉,连带身上的气息都觉得熟悉,可是,两年了,有些感觉终究是陌生的。

他的气息吹拂在脸上,暖暖的,有点痒,肌肤相贴,能够清楚的感觉得到他身上灼热的温度,安静的氛围之中甚至能够听见他的心跳声。若在以前,苏凉一定会心跳加速,幻想他会亲吻他。现在,苏凉自嘲的笑笑,他终于明白了,苏涵对他是没有心的,他会对其他人温柔,却永远也不会留意他,哪怕一点点。

果然,苏涵只是眯着眼睛说道:“记住,你是我的,死都要跟着我。如果你想逃跑,容我提醒你一句,别忘了顾三……你最好听话些,否则……”

谨容!

苏凉猛地睁大眼睛,这才惊觉顾谨容没有成功逃脱。他回瞪那口出威胁的人,谨容对他有恩,他不能连累他:“你把谨……顾三公子怎么了?你抓到他了?我要见顾谨容!”

“谨容?啧啧,叫得还真亲切。才一天不见,你就xing急成这样?”

“……”

“怎么不说话了?顾三那个病秧子能满足得了你?他伺候你怎么可能比我伺候得还舒服?小凉儿,不如今晚你来我房间试试?”

“闭嘴苏涵!我们俩现在什么关系也没有。”

“奥?”

“我只想去看他,什么也不会做。”

“呵呵,那是因为你确实什么也做不了了。”

……

这话说得不假,以苏凉的灵力,唉,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苏涵有一双灰色眼眸,此时正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冰冷的鄙夷,苏凉别开脸去,却被他生硬的掰回来:“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再逃,我就让顾三死,我苏涵说到做到。”

苏凉的脸已然毫无血色,腹部如针扎一般疼起来。由于苏涵与他距离极近,即使是这种微小的颤抖依然被抓个正着,赶忙问道:“你怎么了?”

苏凉紧闭着眼睛,冷汗一层层的冒出来,可是他咬牙忍着道:“我不相信你,我要先见顾谨容。”

苏涵原本关切的眸子里染上了冰霜:“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

苏凉再次道:“我说,我要见顾谨容!”

苏涵冷笑:“行啊,你有胆,不就是要见顾三嘛。行啊,只要你今晚来我房间,我就会考虑。润滑膏的位置你应该没有忘记,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会往里面再加点料……。”

“你——”苏凉猛地睁开眼:“你做梦!”

室内气压骤降。

给人一种如处冰窑的错觉,简直冷到了骨头里。

苏涵说:“我做梦?哈,小凉儿,你在害羞什么?你曾经无时无刻不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我,不就是希望让我X吗?怎么,才分开两年而已,就忘了那种滋味了吗?还是说……你让顾三那个病秧子操习惯了,竟然也学会反抗我了?”

话音方落,他便强势地压了下来,吻上了苏凉的唇。苏凉本能的向后躲,却被轻而易举的制服。这是一个几近令人窒息的,带着强烈压迫感的深吻,没有人会不沉醉其中。只是,凡事都有例外……

“唔——”苏涵突然吃痛,赶忙放开他,怒道:“你……竟敢咬我!”

缺氧的深吻让苏凉眼前发黑,随手捞起床头的什么硬物就砸向苏涵。

清脆的破碎声随之响起,恩,听声音应该是个水晶瓶。

苏涵绝不是个吃素的,他惊愕过后便是愤怒,迅速得扭住苏凉的手,把他翻过来按在床上,接着骑到了他背上,伸手扯掉碍事的衣裤。苏凉顿感屈辱,拼命挣扎才得以将且转过身来,却换来警告般的几记老拳。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